未分类

免费avapp下载

(求收藏,求推荐。)

然而,郭淡对此是真的一无所知,因为以前那个郭淡,从来就没有算过账,丫就没有见过账本长什么样,这脑中的记忆没法给他提供任何参考,他完不知道如今的账目什么算是复杂的,什么算是简单的,更加要命的是,他还是这方面的天才。

而当下的交易,又是非常简单的,账目自然也复杂不到哪里去,这种种原因导致,他真的相信寇涴纱是拿最简单的账目给他算。

当然,他最最最没有想到的,就是这寇涴纱原来是一个心机婊,在郭淡的记忆中,寇涴纱是一个端庄大方的女人,故此他根本就没有在防着这一手。

这特么就尴尬了。

也可见他们夫妻对彼此是多么的不了解。

翌日,昨日刚刚晋升为实习秘书的郭淡那是兴致勃勃来到店面,可是入得内屋,却见寇涴纱坐在里面闭目养神,脸上略显疲惫,可如今才是早上。

她昨晚是偷人去了么?郭淡心觉好奇,走上前,轻声道:“夫人。”

寇涴纱美目一睁,急忙起身:“夫君来了。”

郭淡打量着她,担心道:“夫人,你昨夜没有睡好么?我看你精神好像不是很好。”

寇涴纱立刻坐直身体,笑道:“多谢夫君关心,因为昨日事务比较多,故此睡得比较晚。”

“夫人可得注意身体,我还指望夫人你吃饭…不,我的意思是,整个牙行都指望着夫人。”郭淡一不留神又吐露了心声,赶紧转移话题道:“夫人,我昨日的账目完成的如何?”

温润如玉秋日白嫩少女空气感清新写真

这话问的,寇涴纱险些就落下辛酸泪来。

原来昨日她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希望能够早点得到答案,就回房自己就算了起来,结果算到四更天,才完成十分之一,故此今日精神才有些萎靡,试问这怎么去检查。稍显尴尬的回答道:“夫君,真是抱歉,昨日因牙行事务太多,还没来得及看。”

郭淡连连摆手道:“没事,没事。夫人的身体重要。”

“多谢夫君谅解。”寇涴纱微微颔首,又拿出一本账目来,道:“夫君,你今天就将这些账目完成。”

郭淡接了过来,忐忑道:“不会是很难的吧,昨日算得我都有一些头昏脑涨。”

他得试探一下,不然的话,这完成的速度不好把控啊。

寇涴纱真的很想带他去账房那边瞧瞧,什么才叫做头昏脑涨,哪像你这般精神奕奕,下回装像一点。

如今账房那边,算盘拨得是噼里啪啦,震耳欲聋。

当然,寇涴纱演技也是相当不错,笑道:“跟昨日一样,都是一些最基本的。夫君,这算账可不比其它活,一定要算得非常仔细,因为一旦出错,这事情就可大可小,这得一步步来,万不可着急。”

“明白,明白。”

郭淡点点头,然后去到秘书位坐下,假装认真的算了起来。心里在盘算,哥们如今是要扮作上进青年,总得有些进步,这门简单的账目,昨儿弄了一整日,今天怎么也得提前一个时辰完成,这样才合情合理啊!

因此,他今日是提前一个时辰,完成任务。

其实也不能说是提前,就好像一个成绩优异的学生,早早就完成试卷,但是为了不显得自己那么突出,受到同学的妒忌,故意等到临交卷时,才上去交卷。

寇涴纱虽然还是面带微笑的接过来,但是心脏却在剧烈的跳动中,这一言不合就提前一个时辰,这谁受得了,试探道:“夫君今日似乎比昨日要快不少。”

“是吗?”

郭淡很是骚包的笑道:“我都没有觉得,可能是昨日算了一天,今儿比较熟练一些。”

寇涴纱点点头道:“若是爹爹看到夫君有此进步,一定会很开心的。”

这就是我想要的。郭淡谦虚道:“哪里,哪里,这算不了什么进步。”

然而,寇涴纱却只从郭淡脸上看到两个大字—虚伪。

但究竟是不是真的虚伪,还得等明日才知道。

而寇涴纱已经被这事困扰着无心工作,无法入睡,这日盼夜盼,终于盼到结果出来。

寇涴纱赶紧拿起两份账目对了起来。

结果共有七处不同。

寇涴纱自己执笔算了起来,前面两处,都是郭淡算错了,她不禁轻出一口气,看来是我多想了,他根本就是胡乱算的。

但是后面五处,都是账房那边算错。

寇涴纱呆呆看着郭淡算出来的结果,愣是过了半炷香,她才如梦初醒,突然将笔狠狠往桌上一“放”,愠道:“看来他为了隐瞒自己的能力,真是煞费苦心啊!”

不用想也知道,前面那两处错误,是刻意为之。

事实也是如此,郭淡认为作为新手,肯定要错一点,不能对,故此他故意前面算错两处,后面就部正确,证明自己是在进步,也符合常理,毕竟这账目又不是从易到难的考卷。

如果是简单的账目,这说得过去,但问题这是非常复杂的账目,里面的内容都是寇家与各地贸易的账目,不是店面的零售账目,那才是最简单的。

所以账房算出的结果才是真实情况的反应,因为时间太紧迫,刚开始精力充沛,算得都对,但是越到后面越吃力,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检查,结果后面出了不少错误。

这还不止,郭淡完成的时间是一天比一天短,也就是说,他可能都还没有发力,这都不是他真正的实力。

寇涴纱不禁又联想到那天,郭淡只是看了眼,便说那账目算错了,如今看来,那绝非是自己听错了,更加不是一个意外,郭淡是真有这个能力,如果由此来推论,可能郭淡都需不到一个时辰,就能够部算完。

但…但这怎么可能?

且不说郭淡之前的废物形象,哪怕是当做一个算术天才来看,也不可能有这么夸张,这已经超出寇涴纱对于账目的认知,甚至超出这个时代对于账目的认知。

她不相信。

她甚至都不愿意再等两三天,看看今日郭淡的账目是否算对,她直接从去年的账目抽出一些来,稍作改变,等到第二日便又拿给郭淡去算。

其实以郭淡对于数据的敏感,他能够察觉出一些改动的蛛丝马迹,但问题这是这作业,又不是真的让他算账,改动一下,减少或增加难度,完是理所当然的,他也并未对此多想。

郭淡接过账本来,翻了翻,然后问道:“这还是最简单的?”

寇涴纱点点头,又问道:“夫君难道想算更难的?”

必须的呀,我要扮作上进青年,你得给我一点进步的空间,我才能表现表现。郭淡腼腆道:“我…我觉得我可以尝试算一些稍稍复杂一点的,复杂一点点就行了。”

寇涴纱听得想哭,这已经是最复杂的,要找更难的,恐怕只能去户部瞧瞧,但她还是昧着良心道:“我检查过你之前做得,错误是越来越少,但是你算的时辰太久,证明你还不够熟练,再过两天吧。”

哦…我明白了,是我装蠢装过了。郭淡恍然大悟。

于是乎,他又提前了一个时辰。

也就是说,郭淡只用了半天,就将这些账目算出来。

因为这账目是寇涴纱自己做的,她是知道答案的,故此这一回她是直接拿着账目就检查起来,没过一会儿,她便点头道:“夫君,这回你算得真是又快又准,我看再过一天,你便可以去算一些比较难的。”

郭淡完蒙在鼓里,他见寇涴纱只是看了一会儿,就知道他算得都是对的,由此证明,这真的就是入门级别的,对此是深信不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