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快猫咪av在线网站

第二天,凌晨四点。

天还未亮,一辆辆豪车,便从城市街头四周,纷纷聚拢而来。

他们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千秋太和殡仪馆。

天色灰蒙蒙一片笼罩。

无尽雨幕,飘洒交织。

千秋太和殡仪馆前,气氛无尽肃穆凝重。

整片广场,豪车遍布。

今日,一场旷世隆重的葬礼,将在此举行。

黄家长公子,黄争鸣的葬礼!

这场葬礼,几乎邀请到了江南各界名流,可谓声势之浩荡!

广场前,所有但凡前来吊唁者,尽皆身穿黑色丧服。

肩膀别着一团白棉,以式祭奠死者。

清纯女神宋伊人夜景清纯写真

细雨朦胧中,无数人撑着黑伞,面色肃穆悲哀。

宾客们纷纷低头,默哀。

这一场丧礼,牵动无数人的心神。

黄家长公子,就次消亡,一切……恍若做梦般。

若不是,那横在灵堂中的尸体。若不是,这在场无数人的见证,否则恐怕所有人…都难以相信。

黄门家主…黄征鸣面色平静,一袭黑色风衣披身,脸上带着一副墨镜,似是想遮掩眸中的憔悴。

毕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此时的眼神情况究竟如何,无人得知。

他面色冷漠,双手负背,站在殡仪馆前,目视着各方来客的悼念。

身为一个枭雄,他此时却气势尽敛。无杀戾之气。

真仿佛,是某位样貌平平的普通人。

在今晨这场葬礼中,黄征鸣始终保持着平静冷漠。白发人送黑发人。自己这场长子的葬礼,他…按耐下了无尽杀意,只为了给长子旭阳临别前的最后一刻宁静。

人死为大,给死者最后一刻宁静,让其安息。

次子黄泓晖就站在父亲的的身旁,右手…替父亲撑着一把黑伞。

他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虽是年轻…但已满眸的锐利杀机。二十的年纪,他已不知杀虐过多少条人命。

而此时的黄泓晖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作为黄家第二公子,他正渐渐被栽培成一尊成长的野兽。

“黄先生,保重节哀。”

无数的来宾们纷纷惋惜,来到灵堂前,点香祭拜。

黄征鸣面色冷漠,就这么站在灵堂门前,宛若石雕一般,看不清他的情绪波动。

宾客们恭敬的给尸体点香,跪拜。

祭奠死者英灵。

灵堂正上方,摆着一台雕刻九龙的金色冰棺。

冰棺中,黄旭阳尸体安静的躺着,很平静,很安详。他身上,穿着一件古代将军的龙袍寿衣。寓意,死后其能投胎为将军,荣华富贵金满堂。

黄家之人,纵使入葬,都要享受最金贵的礼仪。

黄旭阳的尸体被美容的肃穆尊贵,可唯有脖颈气管处,那一道狰狞的洞穿窟窿…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整个血窟窿都已经经过入殓师的美化遮掩,但却依旧遮掩不住这渗人的伤口。

黄家给予公众的报道和解释是,黄旭阳,因意外车祸而死。

可什么意外,能将一个人的气管喉咙都给洞穿的通透?

这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也唯有那夜,在酒店宴席当场的数百名宾客们才知根知底。因为那一夜,在场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那眨眼瞬间的袭杀。

只不过,这,事关整个黄家的颜面,以及整个事件的严重性。所以,那夜在场的数百名宾客…都遭受了黄家的威胁保证,发誓…此事真相,绝不泄露。

但,民间对于此事却各有说词。众人们都不傻,任谁都能猜测出…黄家长公子绝非死于意外。

可,谁都无法猜测到凶手到底是谁!

这是一场动摇黄家命门的凶杀大案!

就连安公部都无法涉足插手。

因为,这是黄家。黄家的凶案,黄家自行处理!

越来越多的宾客们前来悼念。

整个广场前,人流涌动。

气氛默哀低沉。

黄征鸣冲来宾们一一点头,他的表情很平静,仿佛像是一尊没有情绪的石雕。

但越是如此,越能感受到他的悲哀震痛。

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世事无常,人生最悲。

接待了近百人,黄征鸣突然缓缓掏出雪茄,放在嘴前。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仆上前,双手恭敬的递上打火机,替他点燃雪茄。

“旭阳的仇,一定要报。”黄征鸣深吸了一口雪茄,缓缓开腔道。

次子黄泓晖站在一旁,眸光微动,默而不语。

“老爷放心……少爷,不会枉死的。”白发苍苍的老仆声音沙哑道。

“那个男人的身份,查到了吗?”黄征鸣深邃开口问道。

儿子被杀,如今…却连凶手的一丁点消息都未曾查到,这…让他强忍着一股怒意。

老仆苍老的面色闪过一丝凝重,“查了。”

“说。”黄征鸣声音冷漠,缓缓问道。

“查无所获。他的名字…无法从任何渠道搜索到。就连户籍部门亦查不到他的身份信息。”

老仆的声音深邃沙哑,带着浓浓的凝厉。

这一刻,黄征鸣的目光渐渐凝起。

一个姓‘陈’之人横空出世,当场袭杀自己长子。这等肆无忌惮,几乎轰动沪海。挑衅打脸了整个黄门!滔天血仇!

可是!

时至今日,黄家动用无数势力资源,竟…还是查不到此人的任何线索?!

这,简直是黄家之耻辱。

“就算他是鬼,也定会在这世间遗留一丁点的线索!?怎会,什么都查不到?!”黄征鸣目光冰冷,带着一丝丝抑制不住的杀意。

老仆身子轻轻一颤,惭愧的低头下,“老仆无能。”

黄征鸣目光平静,可瞳孔中的寒意却愈发汹涌。

“吾儿殡礼后,我要他横尸街头。”黄征鸣缓缓吐出这一句话。

四周空气,骤然降温。冷若严寒。

既查不出那个‘陈’姓的任何线索,那便…只能采用他黄征鸣的方式了。

杀之,而后快!

用‘陈’姓之血,祭奠旭阳在天之灵!

……

与此同时,细雨蒙蒙的殡仪馆广场外。

一辆黑色奔驰s600缓缓停在了广场前,车门打开,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缓缓下车。他皮肤白皙,面色儒雅青俊,宛若一名书生。

他缓缓打开了奔驰车后备箱,从里面取出了四个葬礼花圈。

然后,他就这么拎着花圈…缓缓朝着广场方向走来。

广场,殡仪馆台阶前。

几名宾客们原本平静的面色突然的一变。

紧接着,他们瞳孔瞪大,不敢置信!

惊骇的冰寒,从他们脚底瞬间蔓延,几名宾客们的身体…几乎都石化了。

他们所有人都震惊,骇然,错愕瞪大眼睛。

所有人,都感觉到,心脏在颤抖!

这群宾客们…都是那夜,和平饭店宴厅的亲历者。

他们亲历过那场袭杀。

而此时!他们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因为,他们见到了一个难以忘记的身影!

行凶者…那夜饭店,那个行凶者!

那个凶手…屠杀黄旭阳的凶手…竟然来了!

那夜和平饭店,他也是这般风轻云淡而来。眨眼瞬间,洞穿黄旭阳的气管。

而今,此时此刻。

他再次,亲临登场!

陈纵横身穿一套整洁的黑色西装,双手负背,面色平静。他抬头,目光平静的看了一眼百米外的殡仪馆。

而后,一步一步,走向台阶。

他眸光平静,气宇轩昂。

他威风凛凛,山河屹立。

如真龙之息,在身周缭绕。

他就这么提着花圈,缓缓登台而来。

而此时,整个现场。

其实并未有太大的波澜。其实,今日来的无数嘉宾,大多数都并不认识陈纵横。也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他是凶手。

但,台阶上那几名呆滞石化的宾客不一样。

他们亲历杀宴,他们对那张白皙的面孔,太熟悉了。

“他……怎么来了?!”

那几名宾客们身心发抖,神情麻木。他们皆是沪海市的上流人物,可纵使这般阶层的他们,还是被远处那道‘儒雅’的身影给震慑了。

今天,如此场合,他…竟亲自过来吊唁?!手里,还提着四个花圈!

这简直,嚣张跋扈到极点啊!

黄征鸣目光敏锐,也察觉到了现场的异样。

然后,他的目光,瞬间锁定了一道人影。

那道百米台阶下,缓缓踏步而来的青年人!

陈纵横缓缓踏步上台阶,同时,微微抬眸。

而后,他的眸光,与黄征鸣对峙!

如刀遇剑,如龙遇虎。

两对目光撞击,杀机…瞬间四伏。

“那男人是谁?”

“不知道…好像,是来闹事的?!”

所有人一震??

闹事??

宾客们:……

谁不知死活,敢来黄公子的葬礼上捣乱啊?!

紧接着,在场更多人的目光,纷纷投向陈纵横。

而后,四面八方,黑压压的人海涌动。

无数安保人员,瞬间出动。欲将他包围。

陈纵横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他微微一抿。

继续一步踏出,如入无人之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