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美女裸体不遮挡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挂了电话,斐杉盯着手机笑了笑,经纪人正好进来看见了,吓得把他的手机夺过去。

“又发什么了?”一边赶紧去看微博。

斐杉伸了个懒腰:“什么也没发。”

“那就最好不过了。”经纪人咬牙切齿的说,“以后在公开场合给我离异性远一点!”

“不要。”斐杉拒绝。

“为什么?”

“我不喜欢同性。”

“同性也不能靠的太近……”

这边斐家还没动,郎若贤已经出手了。

“这个不是之前和他传绯闻的影后吗?好像是叫什么波……”颜婳看了眼手机上的人,“我下午翻了翻他们那部电影,是挺好看的。”

票房也是去年最高的,估计好多年都没人可以超越了。一部电影捧出一个影帝和影后,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闺蜜的那些大事

“听说,那部电影马上就要拍第二部了。”

郎若贤在餐桌旁坐下,叼着奶瓶的滚滚露出四个小米牙冲他笑。

“麻麻!”

“乖。”郎若贤在颜婳的白眼里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崔波,本来是个三线小明星,因为那部电影拿了影后一飞冲天。”

“调查的这么详细?”颜婳想了想,“这次的事是她搞的?”

郎若贤:“崔波想和斐杉捆绑,作为情侣宣传,可是被斐杉拒绝了。”

两人同一个公司,斐杉的资源一直很好,从出道起就顺风顺水。崔波一开始不知道,以为他不过是流量小生,运气好而已。

去年斐家高调回国,人们才发现这个流量小生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她就不怕斐家封杀她吗?”颜婳觉得能在娱乐圈混出名堂的人都不是傻,傻的早就被玩死了。

郎若贤又给颜婳看了一份资料,颜婳看了几眼眼睛瞪的老大。

“斐翼和斐杉不是一个妈生的?”

“她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郎若贤给滚滚擦了擦嘴,“外界一直谣传两人不合,斐杉是被斐翼挤出斐家的,不然好好的一个大少爷,为什么要去娱乐圈打拼。”

“再加上斐杉从来没用过斐家的资源,时间久了,这个谣传就落实了。”

颜婳想到斐樱对斐杉的态度:“但其实他们感情很好。”

“嗯。”郎若贤点点头,“斐翼的母亲是病死的,一年后他爸被仇家算计和一个舞女上了床,舞女生下的孩子就是斐杉。”

仇家一直控制着斐杉母子,企图威胁斐翼的父亲。没想到舞女为了儿子自杀了,死前把斐杉送去了斐家。

“那个时候斐家的情况也不好。”郎若贤接着道,“斐翼的父亲几个兄弟争夺家主之位,根本没时间管他们。”

颜婳有些明白了:“所以他们兄弟俩也算相依为命长大的,那斐樱呢?”

“斐樱是斐杉在街上捡回来的。”郎若贤也有些唏嘘斐家这三个人。

“那崔波的下场岂不是会很惨……”颜婳把话题转了回来,“斐翼不会放过她的。”

郎若贤看了她一眼:“不用斐翼,她敢算计,不放过她的是我才对。”

“……哦。”颜婳摸了摸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跳的有些快。

娱乐圈永远不缺八卦话题,斐杉的事刚过去没几天,突然有人爆出新晋影后的黑料。一张张图片明明白白告诉大家这个走清纯人设的影后,原来是个靠睡导演,制片,投资商一路睡上去的女人。

“她翻不了身了。”颜婳和斐樱坐在一家私人会所里。

放下手机,颜婳耸了耸肩膀:“这大概就是我们常说的自作孽不可活吧。”

“别觉得她可怜。”斐樱拍了拍睡着的两个小家伙,“知道她暗地里还做了什么吗?”

“什么?”

“拉皮*条。”斐樱压低声音,“好几个刚出道的女孩,都被她送上那些富商的床,她在中间赚取回扣。”

颜婳生出一股厌恶:“这不就是网上说的淫媒吗……”

“所以呀!她是罪有应得。”斐樱摆摆手,“我们不提她了,儿子真胖。”

并排躺在飘窗上的两个小家伙像两只小青蛙躺在那,滚滚虽然比小九儿小半年,可是他比人家还大,还胖。

“真的胖吗?”颜婳看了看,“那会不会不健康啊……”

“不会,男孩本来就大。”斐樱看了看表,快十二点了,“小九儿要醒了,我们点菜吧!”

小九儿准准的在十二点醒来,神奇的不行。

“她从小就这样,干什么都特别有规律。”斐樱用湿巾给女儿擦了擦小脸,“小九儿看看这是谁呀?”

因为两个小家伙来的时候路上都睡着了,所以一醒来发现在陌生的地方小九儿先是好奇的看了看,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

“姨姨!”然后她看到了颜婳,高兴的挥舞了下手臂。

颜婳被萌化了,伸出手把她抱过来,“不是说一岁就会认人吗?怎么小九儿一点都不怕生。”

“谁说她不怕。”斐樱在电子菜单上戳戳点点,“她是不怕,小九儿好像喜欢长的好看的人。”

颜婳笑了:“那她一定会喜欢滚滚的。”

小九儿的确喜欢滚滚,那个白白胖胖的肉*团子睁开眼她就一直盯着看。

“滚滚看看!”颜婳给两个小家伙介绍,“这是小九儿姐姐。”

大半岁也是姐姐嘛,颜婳晃了晃滚滚的肉胳膊,“姐姐是不是长的特别可爱呀?”

斐樱把小九儿放倒飘窗上坐好,她蹭蹭蹭爬到滚滚跟前。

“麻麻?”滚滚第一次见到和他差不多大小的人类,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扭头看了看颜婳。

颜婳亲了小九儿一口:“滚滚,这是姐姐!”

“麻麻!”滚滚见状喊了一声,不过是对着小九儿喊的,然后啪叽在人家脸上啃了一口。

小九儿有些懵,眨巴眨巴眼睛啊了一声,也在滚滚脸上亲了一口。

“麻麻!”滚滚又叫了一声,又亲了小九儿一口。

小九儿啊了一声又亲回去,两个小团子就这么来我往的亲了好多下,把颜婳和斐樱笑的前仰后合。

这家会所的环境很好,四个人就吃吃喝喝玩到傍晚,斐樱接了个电话,是斐翼来接她了。

“家的司机来了吗?”斐樱一边收拾一边问。

颜婳看了看表:“应该到了。”

“走,出去看看,要是还没来我们送回去。”

抱着孩子的两个女人走出会所,却看到两个男人站在车旁边。

“咦?”斐樱冲颜婳笑笑,“家大伯子怎么来了?”

颜婳也奇怪啊:“可能路过吧……”

她看着站在车旁边的郎若贤,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加速了。

“爸!”小九儿看见斐翼高兴的往前扑,斐翼接过女儿,搂住斐樱从头打量到脚,确定她一切都好,又低头亲了亲斐樱的嘴角,这才和颜婳打招呼。

“上次的事很抱歉,连累颜小姐了。”

颜婳正被郎若贤看的别扭,听到这话赶紧说:“们一家都和我道了好几回谦了,再这样我以后都不敢见们了。”

“嗯!我不和客气,过几天有个沙龙一起来吧?”斐樱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是人们的尖叫声。

几乎同时,两个男人迅速把身边的女人抱进怀里。颜婳只觉得脑袋嗡嗡的,脚下的开始摇晃,要不是郎若贤紧紧抱着她,她肯定就摔倒了。

“哇!”两个小家伙也被吓到,大哭起来。

仿佛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有几秒钟。

“颜婳?颜婳?”郎若贤的声音让她回过神。

对上男人焦急的神色时,她晃了晃脑袋:“我……我没事。”

“怎么了刚刚?”斐樱捂着胸口问。

斐翼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抱着她:“没事,应该是爆炸。”

“先离开再说。”郎若贤打开车门,把颜婳塞进去,又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抱过来的滚滚交给她。

滚滚哭的直抽抽,似乎感觉到母亲的不安,含着眼泪扑进颜婳怀里。

“滚滚乖,没事没事,妈妈在呢!”颜婳从车窗看出去,斐翼家的车朝着相反的方向开走了。

街上的人都在乱跑,马路对面的一排店铺浓烟滚滚,地上躺着很多浑身是血的人,还有被炸的看不出形状的家具。

“是……是那里爆炸了吗?”她的声音还有些发抖,太可怕。

如果不是马路对面,是她们这边,那现在……

“别怕。”郎若贤一边开车一边安慰她,“可能是其中一家店铺。”

不远处响起警铃声,颜婳看到警车,消防车呜哇呜哇叫着往那条街去。想到那些躺在血泊里的人,她抱紧了滚滚。

手机响了一下,微博推送很快报道了街上爆炸的事,颜婳点开看了看,没什么内容,还不如她这个在现场的人知道的多。

“应该是意外。”郎若贤从倒车镜里看着她,“等晚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媒体的行动是很快的,不到两个小时,颜婳就从网上看到了最新报道。

“那里面有一家快餐店,老板违规操作,引起了天然气爆炸。”她小声念给郎若贤听,“旁边是家火锅店,连锁反应下爆炸的威力就增强了许多。”顿了顿,下面的数字有些残忍。

“死了十二个人,八个人还在抢救,几十个路人受伤。”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