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小草app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叶兴盛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掏出钥匙正要开门进去,他惊讶地发现,锁是开着的,家门虚掩着,于是不由得心猛烈地跳了一下,到底谁开的门?难道家里进贼了?

叶兴盛仔细看了看门锁,果然有被撬的痕迹,他心里一阵苦笑,也该这笨贼倒霉,他家里根本就没值钱的东西,他偷错对象了。

说是这么说,叶兴盛还是挺担心小偷偷不到东西,把他家弄得一团糟。

时间是下午六点多,叶兴盛见楼梯角落有根木棍,便操起木棍,悄悄地开门进去。这小毛贼也太胆大的,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来偷东西,他非狠狠地教训他一番,再将他扭送到派出所不可!

进入客厅,里面空无一人,所有的物品都原样未动。至于卧室,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布衣柜,根本没值钱的东西。既然客厅里的物品都没人动过,卧室就更不用说了。想必是小偷偷不到东西就悄悄地溜走了。看来,这小偷还不算太坏!

叶兴盛松了口气,丢掉棍子,跌坐沙发上,舒服地舒展了一下手脚。

还没等他来得及喝口水,突然,卧室里传出轻微的异响,叶兴盛刚刚才放松的精神又紧绷起来。正想重新拿起棍子,突然,卧室里传出一个温柔的女声:“兴盛,回来了吗?”

叶兴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是自己的错觉,这声音竟然是钟雪芳的声音!这娘们那么绝情地抛弃了他,怎么可能是她?

“兴盛,我知道是,怎么不说话?”还是钟雪芳的声音。

曾经跟钟雪芳相几年,叶兴盛可从来没听到她说话这么温柔过,以至于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这娘们搞什么鬼?“钟雪芳,是吗?”

“是我!”钟雪芳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mm精致五官咖啡馆品下午茶

“不是都分手了吗?还来这里干吗呢?”这个时候,叶兴盛对钟雪芳根本没什么兴趣。

“进来,在外面干吗呢?”钟雪芳声音稍微大了一点。

叶兴盛苦笑了一下,起身走过去,把门推开。里面的一幕把他给惊呆了,钟雪芳竟然一丝不挂地躺在他那张一米五宽的席梦思床上,目光迷离地看着他。

作为男人,叶兴盛第一眼看到钟雪芳美丽的身体,不由得呼吸急促。要知道,以前相几年,他和钟雪芳最过火的接触只是拥抱和亲吻,他还没看过钟雪芳此般模样。

这种电击的感觉持续了好一会儿,叶兴盛才稍微回过神来,他记起前段时间,钟雪芳曾口出狂言,他叶兴盛真要是升官,她心甘情愿当他的X奴,任由他怎么折腾。难不成,这娘们今天来履行诺言了?

这么一想,叶兴盛差点笑出声来:“钟雪芳,干吗呢?”

“兴盛,要了我吧!”钟雪芳靠着床头,双手抱胸,频频向叶兴盛放电。

要是以前两人还没分手的时候,钟雪芳如此主动,叶兴盛会激动得发狂的。可是现在,他觉得很荒唐很搞笑,同时又有点索然无味。“钟雪芳,别闹了!有没有想过,这么做,男友会有什么感受?”

“我的男朋友就是!”钟雪芳很认真地说。

“说什么?男朋友是我?”叶兴盛觉得很滑稽,就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才说:“钟雪芳,没吃错药吧?难道忘记了,以前对我说过什么?当初在河边是提出分手的,而且,还把男朋友带过来让我看。这才过了多久,又说,我是男朋友?脑子没问题吧?”

“我脑子当然没问题,好着呢!兴盛,我对不起,我不该抛弃,离开,是个好男人,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珍惜!兴盛,我是真心爱的,我只不过是一时糊涂而已,一定要原谅我!”

“钟雪芳,这到底怎么回事,跟我说清楚行吗?之前口口声声骂我窝囊废,现在却要突然跟我和好,把感情当儿戏呢?到底怎么想的?难道舍得离开那个有钱有权的新欢?”

钟雪芳伸手往床头一抓,拿过一份报纸,扔到叶兴盛跟前:“我都知道了,而且,刚刚我打电话到市委办公厅厅务处问过了,果然已经升官当市委书记秘书了!”

叶兴盛拿起报纸看了看,上面刊登一篇市委书记胡佑福到市一中视察的新闻报道,报道还配了几张胡佑福的照片,而他恰恰就站在胡佑福的身旁。

原来,这娘们看到报道后怀疑他真的升官,然后再打电话到市委办公厅厅务处询问。看来她还不傻呀,懂得调查取证!其实,早在看到钟雪芳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钟雪芳已经知晓他升官了!

放下报纸,叶兴盛捡起钟雪芳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扔到床上,一脸认真地说:“钟雪芳,别胡闹了!感情不是玩游戏,结束了还可以重来!咱俩不可能回到过去的,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回到过去?是不是有新欢了?”钟雪芳问完这个问题,紧张兮兮地看着叶兴盛,生怕叶兴盛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

老实说,这几年,叶兴盛都是把她当心肝宝贝般捧着,对她百依百顺,好得不得了。她对叶兴盛哪一点都满意,就是事业不满意。眼下,叶兴盛突然摇身一变,当了这么大的官儿,他简直就是完美无瑕了。这次来找叶兴盛,她是一心一意想跟叶兴盛破镜重圆。

“这跟我有没有新欢没有关系!有新欢,咱俩不可能回到过去,没有新欢,咱俩也不可能回到过去!”叶兴盛不敢看钟雪芳的身体,怕引起冲动,上了钟雪芳的当。

“没有新欢为什么不能回到过去?难道不爱我?”钟雪芳铁了心要跟叶兴盛恢复关系,根本不会就这么被叶兴盛一两句打发走。

“我不爱?”叶兴盛冷笑了一下,说:“对,我现在已经不爱了。我不爱的原因是已经不爱我,哦,不对,是并没有真心爱我!在我事业处于低谷的时候,无情地抛弃我,一脚把我踢开。是熄灭了我对的爱的火花!”

在来叶兴盛家的路上,钟雪芳是满怀希望的。因为,她太了解叶兴盛了。她知道,叶兴盛是真心爱她的。她理所当然地想,只要她诚恳地认错,叶兴盛肯定原谅她,两人马上就能和好,回到当初恩爱的日子。

现在,听到叶兴盛的语气如此冰冷,钟雪芳才有了一丝不安的感觉,叶兴盛很有可能已经下定决心不跟她和好。真是这样,她别提有多痛苦多难过!

情急之下,钟雪芳从床上下来,拽着叶兴盛的手,带着哭腔求道:“兴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是人都要犯错误的。我都向认错了,为什么不肯原谅我?”

“钟雪芳,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还听不明白?这不是原不原谅的问题,我可以原谅的,问题是,我已经不爱。让我重新再爱,我做不到,知道吗?”

“不可能的!”钟雪芳气急败坏地说:“和我有几年的感情,怎么可能一转身就断得如此干净?叶兴盛,别自欺欺人了!”

钟雪芳一急,叶兴盛受到感染,也急了:“是,我是对断得很干净!扪心自问,当初,和我断的时候,断得难道不干净吗?难道不绝情吗?既然做得了初一,何必怪我做出十五?”

“随怎么说,我都不相信,已经不爱我!”钟雪芳脖子一梗,说:“总之一句话,今天,别想把我赶走!”

说着,钟雪芳重新爬到床上,而且仍然没有把衣服穿上。

叶兴盛无奈地笑了笑,说:“钟雪芳,霸占我的家是没用的,霸占得了我的家,霸占不了我的心!识相的话,我劝还是赶紧去和的新男朋友好好相处,好好过日子吧!别到时候耽误了终身大事,我可不负责!”

钟雪芳对叶兴盛的话充耳不闻,抬头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细长的柳眉微微地皱着,好像在思考什么心事。过了一会儿,她才转过头,用刚才那种很温柔的声音说:“兴盛,是不是认为,我和我的新欢已经发生了什么?实话告诉吧,我没跟他发生什么,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洁净之身,不信可以验证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钟雪芳朝叶兴盛投去含情脉脉的、诱惑的眼光。她这白皙的身体,这狐媚的眼光,能将任何男人给杀死!

叶兴盛不是柳下惠能坐怀不乱,但是,他深深知道,他要是去验证,等待他的将是一个烦恼而可怕的结局。

一把将钟雪芳按在床上,叶兴盛咬咬牙,说:“钟雪芳,要是实现的诺言,不计回报地、心甘情愿地做我的奴隶,或许我会对感兴趣!别的,我什么都不感兴趣了!知不知道?”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