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appreleaseapk

“就这儿吧。”

靠山村,一处较矮山丘的山腰上,廉歌扫了眼周围的山峰地势,点头说道。

“虽然不是什么风水极佳之地,但也算是好风好水。不能给子孙后代带来多大助力,但至少也不会拖累。”

说着,廉歌收回目光,看向眼前,

“胡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都听廉大师您的安排。”

“那好……”

廉歌点了点头,然后在这田地里走了圈,用脚划出了个大致的矩形框,

“这第一铲,就由你作为胡家后人来挖吧,就在这圈里,随便铲一铲。”

“好,廉大师,现在铲吗?”

“铲吧。”

廉歌再次肯定道。

温婉如玉小清新美女唯美图片

闻声,胡先寿双手握紧带来的圆铲,微微弯腰,沿着廉歌划得边界线就是一铲子。

“噗呲……”

圆铲轻松入泥,一整块泥土被胡先寿撬着铲了起来,掀到了旁边。

“廉大师,还继续吗?”胡先寿微微直起身,单手拿着圆铲问道。

闻言,廉歌摇了摇头,然后在胡先寿挖出的小坑前蹲下了身,

“让你带的香蜡钱纸带了吗?”

“带了带了……”

胡先寿放下铲子,从旁边拿起红色塑料袋子,递到了廉歌身前。

廉歌伸出手,从其中摸出了一对蜡,三炷香便停下了手,

“剩下这些香蜡钱纸,你拿去在这圈外边,四面八方,每个方向都点了儿吧。”

“好,廉大师。”胡先寿点了点头,然后又有些犹豫着,问了句,

“廉大师,这是敬献给周围的……孤魂野鬼的吗?”

闻言,廉歌看了眼胡先寿,然后什么也没多说地点了点头。

胡先寿也似乎瞬间会意,提着塑料袋子就开始在周围点香点蜡。

摇了摇头,廉歌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眼前这新挖出的小坑。

看着其上萦绕着,蜿蜒盘旋上升着的地气,

廉歌双手拿住三炷香,手一翻,香瞬间自燃,三缕青烟从其上飘荡而出。

“噗呲……”

廉歌手一甩,三炷香便笔直地插在了那小坑中央,同时一声泄气声响起。

而在廉歌天眼内,从那小坑中萦绕出的地气,开始变为涓涓细流,缓缓流淌至整个矩形框里,

再往前,那地气似乎是被什么所阻碍,不再朝框外扩散。

扫了眼圈内渐渐浓郁的地气,廉歌如同之前一样,拿起那两只蜡烛,手一翻,蜡烛瞬间被点燃,两簇火苗在蜡烛上跳动着。

“呲……”

两只手分别拿着两只蜡烛一甩,蜡烛瞬间笔直插在刚才所画矩形框的两个对角上。

再扫了眼那三炷香,和那两只蜡,廉歌便踏出了框内,

“胡先生,等一会儿香和蜡燃烧完了,就叫人来挖吧。”

廉歌看向一旁,正烧着纸钱,朝着四面作揖的胡先寿,

“不过切记,香蜡没燃完之前,一定不能破土,不能让人再进圈。

另外,让挖墓的人,尽量沿着刚才划出的圈挖,不要超出那条线。”

“行,我明白了,廉大师。”胡先寿转过身,郑重地说道,

“我先送廉大师你回去,然后我再过来守着。”

“不用,你就在这儿待着吧。”廉歌摇了摇头,

“我认识路,自己回去就行。”

“那……”

胡先寿看了看廉歌,又看了眼框内外燃烧着的香蜡,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

“廉大师你小心点,山路难走。”

闻言,廉歌点了点头,也没再废话,转过身就朝着山下走去。

而胡先寿则是驻足在原地,等看到廉歌的身影彻底消失,才转过身继续蹲在圈外,烧着那还未烧完的纸钱,

“各位叔叔阿姨,婶婶伯伯,大哥大姐……这都是给你们的,你们拿去花吧……”

“……我妈以后就在这里落户了,希望各位多多关照下……”

胡先寿瞟着空荡荡的四周,有些神神叨叨地低声念着,不时还回头看眼廉歌之前点了三炷香,两根蜡。

“各位叔叔阿姨,婶婶伯伯……我就是靠山村的人,说起来大家都是亲戚,你们可别吓我啊。”

廉歌一走,周围骤然安静,

明明是正中午,面前还烤着火,他却还觉得有些冷。

“呼~”

忽然,一阵风骤起,席卷着胡先寿眼前的纸钱灰烬吹向远处。

这一阵风,将胡先寿吓得差点跳起身,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那两根蜡烛,

看到那两个廉歌点得蜡烛上,那两簇火苗正摇曳着,似乎顷刻间就将被风吹灭。

瞬间,胡先寿什么也顾不上,赶紧上前用东西和身体挡住了风。

“呼……”

等风重新平息,胡先寿松了口气,看着面前依旧燃着的香蜡,不禁擦了擦冷汗,

“各位叔叔阿姨,婶婶伯伯……麻烦你们多关照着点我妈,千万别让人把那蜡烛吹灭了……”

“……等到清明的时候,我给我妈上坟的时候,也能给你们再孝敬点。”

胡先寿蹲下身,继续开始烧纸钱和香蜡。

……

就在胡先寿和空气斗智斗勇的同时,

另一边,廉歌也循着蜿蜒的山路,下了山,朝着胡家走去。

“廉师父。”

刚走进院子,徐叔便带着个人迎了上来。

廉歌点了点头,带着两人走向院子内那张桌子旁,

“请水的地方去看了吧,怎么样?”

拿个一次性纸杯,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口后,廉歌直接问道,

“主人家说得那条村口的河已经去看过了,河道不小,是靠山村和隔壁村子的分界线,应该可以请水。”

徐叔闻言回道,

“这是村里的路,我简单画了个草图,廉师父你看看吧。”

说着,徐叔递给廉歌张画着靠山村道路的简单地图。

闻言见状,廉歌点了点头,接了过来,目光投向手里这阵简单的地图。

“徐叔您手艺不错嘛。”廉歌看着手里这张虽然简单,但线条清晰明了的线路图,赞叹了句,

“还行吧,也就这样了,廉师父你要让我再画点复杂的东西,我也只能划得歪七八扭。”徐叔摆了摆手,

“廉师父,你看下午我们出去请水,该从哪出,从哪回?”

廉歌闻言,继续看向手里这幅靠山村线路图。

所谓请水,是蜀地或者更广泛地方的一个丧葬仪式,

其有个忌讳或者特点就是,去请水的过程中不能走回路。

必须从一条路出,另一条路回。

“从这边出吧,然后从这过河请水,再顺着河道,从这边绕回来。”

廉歌伸出手,在草图的线路上,以胡家为起来,沿着通往村口河流的线路,在草图上画了个圈。

“行,廉师父,那我这就去跟主人家说一声?”徐叔点头应道。

“可以。”廉歌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

“另外,胡家老太太墓地已经选好了,等过会儿胡先生回来了,徐叔你就安排几个人,跟着过去帮忙挖下吧。”

“行,廉师父。”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