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夜全部草莓视频自己

“国奥这下子麻烦了!”

“欧队这下子麻烦了!”

“拉德这下子麻烦了!”

“小良这下子麻烦了!”

“老许这下子麻烦了!”

杨辰下场的那一刻,几种不同的声音在球迷们心头响起。

这可是预选赛的首战,如果告负的话国奥就基本失去了出线的可能。要知道,赛前收集的资料显示,哈萨克斯坦是小组中最弱的那支队伍。

可现在最弱的队伍,已然成为了挂在国奥头顶上的一把利剑,随时可以致国奥于死地。

球迷们不是不能接受国奥输球,但不能接受以这种方法在初场比赛中就输球。

如果这场球输的话,那从球员到教练再到足协,都会承担来自社会各界不同的压力。

谁都清楚,这时需要一个英雄站出来,为国奥指明方向。

是谁呢?

卷发可爱妹子在温暖的阳光下美丽动人

拉德很快做出了调整。

9号申丝下,20号彭卫军上。

从拉德的换人目的上来看,依旧是坚持“中场防线”的战术。

第33分钟,哈队终于突破国奥防线,制造了一个右侧角球。15号踢了一个外旋,皮球打着转儿远离球门。

后点追球的吴成瑛判断失误,在出脚时没有计算好皮球的旋转力度,只能在最后用尽力气倒地用铲球的方式去解围。脚尖在触碰了一下皮球后,还是被禁区外的哈队球员拦截下来。

面对李铭的上抢,哈队球员虚晃了几脚未果,只能把球横敲给队友。

皮球在国奥大禁区外围倒了几脚,来到了8号哈队队长脚下。

啊兹马得球向前趟了一步后,紧跟着就是一脚远射。

这个位置国奥防守一片空虚,都收缩到禁区里。等发现啊兹马要起脚后再去拦截,为时已晚。

啊兹马的劲射力量不是特别大,但角度刁钻。

朝右飞行的皮球在飞到小禁区前沿后落地弹了一下,继续朝国奥球门飞去。

“d,这球肯定是蒙的!”

欧楚良根本就不相信对方是故意踢出来这种球,在判断出皮球路线后第一时间右脚发力,朝右贴地窜了出去。

球迷们只感到国奥门前紫光一闪,黑白色的皮球像是撞到什么东西一样反弹回禁区。看到皮球出现在脚下,张摁华下意识起脚朝边路一踢,化解了国奥这次危机。

扑出去的欧楚良在地上足足滚了两圈才停下,掖进球裤的球衣也因为滚动被扯出,后背露出来一大片。

他抬起头后第一时间寻找皮球,当发现皮球被队友解围,忍不住狠狠地挥了挥右拳。将嘴里的草屑、泥土和早已没有味道的口香糖吐到场边,骂了一句脏话。

“小欧,守的漂亮!”

“良子,你这回真是立功了!”

“漂亮,扑的漂亮!”

队友们围过来,七嘴八舌地夸赞着欧楚良。欧楚良却伸手一指,指向正准备掷界外球的哈队队员。

很快,哈队的界外球经过几次传导后,再度来到8号队长脚下。啊兹马似乎不信邪,在禁区弧顶再次起脚远射。

然而这一次欧楚良对啊兹马的冷箭早有防备,迅速倒地扑救,用腋窝将皮球拦下。一边伸着手指挥着队友掩护,一边迅速爬起身继续朝前一扑,将皮球牢牢抱在怀里。

经过连续几次扑救,欧楚良赛前的潇洒形象无。不但焗了油的发型变得和鸡窝一样凌乱,甚至在头顶上还夹杂着些许草屑。

但此时欧楚良却顾不上那么多了,哈队想趁热打铁,趁国奥少一人的慌乱打入一球。他作为守门员,一定要利用还自己位置的优势,好好地掌控一下比赛的节奏。

直到其它人退出大禁区,欧楚良才慢悠悠地将球抛给了右路的吴成瑛。

看到队友又开始在中路组织进攻,欧楚良这才腾出手,一点点地将屁股后和身侧的球衣重新塞回到球裤里。

由于镜头已经跟随皮球移动到中场,电视机前的球迷们根本想象不出戴着厚重手套的欧楚良在做这个简单的动作时有多么困难。

拉德不愧是国际足联派来的名帅,在把彭卫军换上场后,国奥中场重新被激活。再加上欧楚良化解了杨辰下场后哈萨克斯坦的猛攻,国奥从最开始的慌乱中走出来,并且打出了有条不紊的配合。

第39分钟,李铭在右路直塞,曲圣青突然斜向插上,抢在对方身前截走皮球。继续带球下底后,曲圣青依旧没有选择传球。而是继续加速,想沿着底线形成突破,杀入禁区。

哈队球员显然低估了曲圣青的突破决心,等到彻底反应过来时已经有些晚了。哈队14号在曲圣青即将沿着底线冲入禁区前猛然下脚,直接连人带球铲出了界外。

倒地后的曲圣青在地上滚了两圈,并未立刻爬起,球场上嘈杂声一片。

“噢!裁判也同时给哈萨克斯坦的队员亮出了一张红牌!”开场以来,黄见翔的声音中第一次透露着欣喜。

哈队14号球员一边做着手势一边大声辩解着,可曲圣青就是卧草不起。主裁判没有心软,直接在哈队14好头顶亮出了一张红颜色的卡片。

至此,国奥在承受了哈队近10分钟的压迫,又重新和对方站在了同一起跑线。

当人数变成10打10,国奥的中路优势逐渐显露出来。

在彭卫军的组织下,中场的进攻逐渐有了起色。

第41分钟,彭卫军中路带球,在带到禁区弧顶处右脚发炮,皮球打在对方后卫腿上飞出了底线。

“20号彭卫军,来自广州太阳神。”黄健翔看着屏幕中跑向角球区的彭卫军介绍道。

“谢辉高高跃起”

“一个头球冲顶”

“这球进啦!”

随着响起的欢呼声,整个足球场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彭卫军的角球弧度很高,落点也恰到好处。谢辉的头球角度正且有力,在对方门将出击碰到皮球前,顶入了大门。

“谢辉跳得很高,在最高处用前额头球顶进大门”

黄健翔在镜头中一遍又一遍地介绍着,由于工作扮演的角色,他的语调和音色必须平淡无奇,像一个旁观者一样。但此刻,他却以另外一种方式,诠释着自己的激动。

当屏幕里传来黄见翔不厌其烦地第四次介绍谢辉是如何顶进这个球时,紫檀摇椅上的老者也捋着胡子,哈哈大笑起来。

“国奥进球了,国奥可算进球了!”

三次回放后,镜头最后给了国奥门线前欧楚良一个特写。

此时的欧楚良已经将球衣部掖入球裤,头顶的草屑也被他拍下。恢复了百分之三十潇洒的欧楚良正伸着大拇指指向前方,久久没有落下。

老者宠溺地看着屏幕里的欧楚良,脸上挂满了慈祥。“小良啊,现在国奥进球了,你这应该算是稳了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