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fulao2最新下载二维码

“龙和熊探险俱乐部?”

娜莎错愕的打量着石泉,“你确定用这个名字吗?”

石泉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就叫龙和熊探险俱乐部,华夏龙,北极熊,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名字了。”

娜莎闻言扶额,“幸好林雨寒没让你给冰糖起名字,上帝,这个名字简直是起名界的灾难。”

“这名字有问题?”石泉转向大伊万。

后者一脸茫然,“我觉得挺好啊”

“算了,随便你吧,我先回家了,俱乐部的事这两天就会有结果。”

送走娜莎,大伊万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丢给石泉,“她本来以为你起的名字会是石和林俱乐部之类的,所以看起来有些失望。”

“石和林?”

“或者尤里和林小姐?”

“别开玩笑了。”

石泉瘫倒在沙发上,“我们什么时候回斯摩棱斯克?”

短发美女

“着急了?”

大伊万似笑非笑,“至少也得等你的俱乐部注册好才行,而且目的地应该是圣彼得堡。”

“我们去那干嘛?列宁格勒保卫战?”

“不不不!”

大伊万摇头,“不是我们,是你自己。还记得咱们去蒙古国之前安德烈开出的条件吗?”

“哦!你是说他的那个寻宝委托?”石泉恍然大悟。

“可以这么说。”

大伊万捏扁喝光的易拉罐丢进垃圾桶里,“昨天晚上我和安德烈先生已经对接好了他要委托的具体细节。安德烈希望能以你的探险俱乐部的名义接受这次委托。”

“为什么?”

石泉不解,安德烈看着可不像个古板的人,根本用不着这么正式。

不管怎么说娜莎和大伊万的关系在那呢,真要较真儿的话,哪怕安德烈说让他们俩白帮忙,石泉都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还不是因为这次麻烦涉及到了安德烈家族的秘密,他希望能有个生面孔来做这件事。”

不等石泉表态,大伊万就满不在乎的继续说道,“安德烈的名是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托尔,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知道,这代表娜莎的名是娜莎·安德烈耶芙娜·托尔”石泉头痛的答道,对于俄罗斯人比裹脚布还长的名字以及各种花样的称、简称、爱称他表示根本记不住也不想记。

所以他一般都只记住绝对不会错的名,并且只用名打招呼,至于对方是否觉得这样不妥,石泉表示总得给外国人一点儿宽容吧?

“我现在可没和你玩名字游戏。”

大伊万差点儿被石泉气死,索性不再卖关子,竹筒倒豆子的解释道:“托尔这个姓氏非常悠久,最早甚至要追溯到波罗的海德意志人。

安德烈先生的高祖父是俄罗斯爱德华·古斯塔夫·冯·托尔男爵,他的俄国名字是爱德华·瓦西里耶维奇·托尔,生前曾是俄罗斯有名的探险家。”

石泉闻言一惊,这个什么探险家他没听说过,但他可知道,德国人的名字里带“冯”的多半都是贵族,还是带封地的那种正经贵族,看来这个安德烈的祖上不简单啊。

大伊万一幅你也注意到了的表情,继续说道:“1902年,托尔男爵在探索北极的路上遭遇意外消失在了本尼特岛。之后,他的探险合伙人在本尼特岛上只找到了一些遗物和他的探险日志。”

“那我们要帮安德烈先生找什么?”

石泉听的云里雾里,到现在依旧没弄明白安德烈的委托到底是什么。

“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安德烈的委托”

大伊万从沙发底下的夹缝里抽出一个档案袋,“托尔男爵有一份非常珍贵的手稿,里面记载了托儿男爵对桑尼科夫之地的猜想。但托尔男爵在最后一次探险之前就把这份手稿和他的大部分财产都藏了起来。

而探险队带回来的男爵探险日志最后一页有一张很粗糙的手绘地图,托尔家族相信那就是男爵在失踪前留给家人的信息。

但直到最近,安德烈雇佣的历史专家才从其他历史记录中大概推断出地图上绘制的应该是在圣彼得堡附近。你的任务就是帮助安德烈找到这个宝藏。当然,这件事要对娜莎绝对保密。”

“传男不传女?”

石泉尽可能的用俄语表达了相同的意思,现在他已经完在当故事听了。

“娜莎可能是托尔家族里唯一对桑尼科夫之地嗤之以鼻的了。”

“两个问题。”

石泉伸出手指头,“第一,桑尼科夫之地是什么?第二,什么样的手稿能保存一百多年不会氧化?”

“简单的说,桑尼科夫之地只是一块存在于传说中的北极陆地,只不过因为男爵的意外失踪,所以托尔家族此后便对桑尼科夫之地变得有些过于执着而已。”

石泉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伊万,我猜安德烈先生不希望你和娜莎在一起肯定是因为你对桑尼科夫之地持有的怀疑甚至否定态度。”

大伊万闻言一愣,竟然认真的思索了一番,“你是说,安德烈觉得是因为我的影响所以娜莎才对桑尼科夫之地嗤之以鼻。所以安德烈觉得应该让娜莎和我保持距离?”

石泉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只是随便说说,如果你觉得有道理大不了试验一下就知道了,现在说说那个手稿的事情吧!”

“这份手稿还和法贝热有关。”

大伊万压抑着激动,“法贝热你知道吗?”

“法贝热?哪个法贝热?制作复活节彩蛋的那个法贝热?我当然知道!”

就算不知道法贝热,大部分对俄罗斯历史有了解的也知道大名鼎鼎的俄罗斯复活节彩蛋,而提到复活节彩蛋,就绝对绕不开这个沙皇御用首饰大师——法贝热。

“安德烈家族的记载中,托尔男爵的手稿就存放在一个由好朋友法贝热亲自为他制作的黄金雪茄盒里,”

“我还以为是复活节彩蛋呢”石泉略显失望。

“就算只是法贝热制作的雪茄盒放在今天也是天价。”

“已经有地图了,也大概清楚了具体的位置,安德烈为什么不亲自去找?”

“安德烈从去年春天就一直在派人找了,但根本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至于原因,你看完托儿男爵留下的地图就知道了。”

大伊万说着从档案里抽出一张a4纸,“这是托尔男爵手绘地图的照片。”

接过照片,石泉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如果年前在蒙古国戈壁上看到的岩画还能看出绘制的内容的话,这张照片里绘制的地图简直连原始人都不如,简单的线条、三角、方块,以及各种不规则的形状和一串凌乱的花体字。

“这串字写的什么意思?”石泉抬头问道。

“这是德文,翻译过来就是‘我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

“没了?”石泉愕然。

“没了,只有这么一句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