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樱桃vod

   ,最快更新首席继承人陈平最新章节!

   看着江婉满脸疑惑的神色,陈平走过来,轻声的问道:“怎么了?”

   江婉刺客嘴巴张的老大,看着陈平那没事的肩头,问道:“们这是玩的哪一出?”

   陈平笑了笑,道:“放心好了,这是我和老祖演戏,为的就是给分家一个交代罢了。”

   “老祖他居然配合演戏?”江婉很是难以理解。

   这老祖是多么喜欢陈平啊,居然愿意陪他演戏,这不等于期满整个分家么?

   陈平笑了笑,看着眨着疑惑大眼睛,满脑袋问号的米粒,伸手抱了抱,道:“米粒不哭了,爸爸没事,爸爸和老祖演戏呢。”

   米粒嗯嗯的点点头,揉了揉哭红的眼。

   陈平看着江婉,见她还是不能理解,才道:“婉儿,别太担心,一切有我呢,这里面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部告诉,只要知道,有我在,没人可以欺负们母女就行。”

   江婉点点头,有些嗔怒的瞪了一眼陈平,问:“那出去以后怎么办?”

   陈平笑了笑,道:“装呗。”

   江婉白了他一眼。

   清新夏天海边的一抹风景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陈平面色惨白的在下人的搀扶下,重新回到了祖祠的门前。

   此刻,分家众人看到陈平这副模样,在看到他身后的江婉和米粒,都是哭红了眼睛,心里就满是幸灾乐祸的冷笑。

   看样子,陈平伤得不轻啊。

   老祖下手也是狠呐。

   陈武侧目,看着在下人搀扶下,站在一侧的陈平,冷冷且讥讽的说了句:“陈平小儿,这还只是开头,后面,还有好受的。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退出这次的祭祖,将继承人的身份拱手让出来,这样,也好受点。”

   陈平冷笑了一声,道:“五叔公,这样的美梦,还是别做了。”

   陈武哼了一声,道:“那咱们就走着瞧!”

   这边,陈天竹和陈洪涛都看向陈平,压低了嗓音,问道:“怎么样?”

   陈平眼神一转,点头道:“没什么大事,扛得住。”

   陈天竹点点头,也没说什么。

   此刻,老祖站在台阶之上,看着下方的陈氏族人,郎朗的开口道:“今日,是我陈氏开宗祠祭祖的日子,所有陈氏族人,进入宗祠,不可大声喧哗,不可东张西望,不可怀恨,否则,一律按照族规,逐出陈氏,永世不得录入族谱!”

   “是!”

   老祖话音一落,下方的陈氏族人,部低头应了一声。

   而后,老祖转身,对着那红色的大门,高呼道:“开宗祠。”

   咯吱吱……

   红色的宗祠大门,在八个护卫重推之下,才缓缓地打开。

   迎面,一股苍凉的寒意。

   陈氏所有族人,此刻部抬头,望向宗祠之内。

   那一刻,他们所有人都震惊了!

   因为,宗祠之内,立着两道人影。

   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满面沧桑的寒意。

   在起身侧,则是双手双雄的雄伟男子,宛若一尊撑天战神一般。

   这俩人,站在那儿,就好似万古一般。

   正是陈氏家主,陈天修,与陈氏第一战神,韩峰!

   在看到陈天修立在宗祠内的一刹那,陈氏所有的族人,拾阶而上,部跪在了宗祠前方的小千平的祭祀小广场上。

   “见过家主。”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敢造次,部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俯首称臣。

   毕竟是陈氏的家主,在宗祠这种地方,要是敢随意造次,不说陈天修,就是老祖都会把他们劈了。

   陈天修立在原地,看着跪下的众人,轻轻的道:“都起来吧。”

   而后,他目光看向陈平,招手道:“平儿,过来,站在父亲这边,还有婉儿和孩子,都过来。”

   陈平眉头一蹙,但还是带着江婉和米粒,以及被下人推着的小稻稻,一起占到了陈天修的身侧。

   这一幕,自然让下面站着的分家众人,很是不爽!

   不过就是占了个本家继承人的名义,凭什么可以站在那?

   陈武心中也很不爽!

   他没想到,陈天修居然早早地就等在了宗祠里。

   跟着,陈天修一声隆中之音,道:“今日开宗祠祭祖,就两件事,第一,我儿陈平回天心岛,正是继承陈氏,以后陈氏的生意和其他东西,我都会一一的转交给他。第二,就是我儿媳妇,陈氏本家的少夫人,正式写进族谱,尊为我陈氏少夫人,一切按照祖宗礼法,贵为少后。若是有不同意见的,现在就可以提出来。”

   说罢,陈天修看了眼老祖。

   老祖直接从后方下人双手捧着的托盘里,取出一份雕龙画凤的圣旨,高举在头顶,而后山呼道:“祖宗礼法,继承人已定,贵为少主,立东宫,若有不同意者,皆可驳斥。”

   “我不同意!”

   骤然,陈武一步跨出,双手背负,满脸寒意,扬手指着陈平,怒斥道:“此等小儿,与我分家不敬,伤我分家数人,绝不是少主之人选!我不同意!我分家不同意!”

   说罢,陈武直接甩袖,身后的几位分家老爷,也跟着站出来,指着陈平呵斥道:

   “我也不同意!家主,陈平小儿太过放肆和目中无人!伤我分家大少爷,又在祭祖之地废了六老爷,此等狂妄之徒,绝对不能成为陈氏未来的家主!”

   “没错!陈平小儿从没把陈氏族训放在眼里,更对我分家不敬,我们不同意!”

   “另立他人为少主!绝非这小儿可以担当大任!”

   一时间,分家众人,群情激奋,纷纷跳出来指责陈平。

   陈天修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而后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朝着陈明复开口问道:“明复叔,可有异议?”

   陈明复一直没说话,此刻被陈天修问道,装作忽的警醒,看了一眼激动的分家众人,捂着嘴咳嗽了几声,而后走出来,道:“家主,既然我分家众人都不同意,那这继承人的事情,的确是该重新考虑一下了。”

   陈天修笑了笑,点点头,道:“明复叔既然这样说,那是该考虑考虑了。”

   说罢,陈天修扭头看向陈平,问道:“可有为自己辩解的?”

   陈平寒声一笑,踏步而出,面对不断指责和呵斥自己的分家众人,高声道:“一群狼子野心的老不死的!来人,带陈阳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