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看黄软件免费看

“这沐柔的琴真好听,尤其是她的琴音,不过人却像个小妖精,刚才我还没有太大的感觉,但现在细细回响起来,我的心情竟然是随着琴音而变化,它悲伤我就悲伤,它喜悦我就喜悦。”

走在皇城的街道上,此时已经天黑,大路上非但没有安静下来,反而到处都是挂着灯笼,点亮的一片通红,很多的行人都在逛着夜晚的街道。

大武并没有宵禁,夜夜笙歌,晚上的时候比白天还要繁华。

楚小娘歪着脑袋,细细思考。

“一念成神,一念成魔,正是所说的心性之变。”楚元道:“你打开那画卷,仔细看看画中的女子。”

“哦?有什么奇怪?”

楚小娘奇怪道。

上面依然还是沐柔国色天香,如若玄女下凡的样子,但楚小娘紧紧盯了片刻之后,惊讶道:“这画上的沐柔居然在对我笑,不对,她有好像哀伤起来,为什么我似乎又看到了愤怒?”

“喜,怒,哀,惧,爱,恶,欲,沐柔以神魂的力量将她的情绪注入到了画卷之内,这种手段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是,她的修为恐怕比我想象的还要高。”

楚元沉思着妙音坊中,沐柔的变化。

“妙音坊内的确有些古怪,父皇曾经想取缔,但到了后来却是不了了之,不过那沐柔有那么厉害吗?”

沐柔看上去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

温柔阳光清晨照进美女闺房暖黄色系写真

“晨曦,我们该回宫了。”

楚元话音刚落,他的耳中就传来了纵马狂奔的声音。

“让开让开!”

远处的街道之上居然冲来了几匹大马,横冲直撞,不少人逛夜晚集市的人更是惊慌失措。

尤其是领头的人,那匹马身赤红,神骏非凡,鼻尖的鼻息喷吐出来就是一股股的火焰。

他们冲过来的时候,不少行人大叫着,有一些人在混乱中都被带倒了。

“龙血马?”

楚元一看,就知道这是龙血马,属于大潜才能培养出来的马,有龙族的微弱血脉,大武只能从战场上缴获一些,无法培育,千金难得,不是普通人可以骑的。

“找了你们两个很久了,终于让我找到了!”

龙血马上的男子居然是刘熙,他拦在了楚元的面前,拦了下来,俯视道:“哼!我不知道你施了什么迷魂计迷惑了沐柔圣女,不过那副春江沐雨图我要了,说吧,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买下!”

“我要得价你出不起。”楚元道。

“哈哈出不起?你知道我家公子是什么人吗?那是当今六部大臣,工部尚书的儿子,掌握工部无数资源,有什么价是出不起的,小子你把眼睛放亮一点!”

一个豪奴纵马,马鞭狠狠的一扬,猎猎作响,气势咄咄逼人。

“皇城之内还是要讲些规矩的。”刘熙扬扬手:“这副画我用万两黄金换了,在给你十块法晶!”

“你想多了。”楚元道。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公子对你已经很客气了!”一个豪奴大喝道。

他突然勒着缰绳,那高头大马双蹄狠狠抬起,作势就要要对楚元践踏而去,并且他的马鞭也挥得虎虎生风,这一鞭子若是被抽到了身上,必然都会皮开肉绽。

皇城街道,许多人都已经捂起了眼睛。

但楚元双目中却刺出一缕寒光,他的手一抓马鞭,猛烈的力量竟然将那豪奴给狠狠拽了下来,摔在地上,咔嚓咔嚓,嘴里吐出了血沫,已经站不起来。

“你!你竟敢动我的人!”刘熙皱眉道:“你叫什么名字,哪家之人!”

“楚家之人”楚元淡淡道。

“楚家?”

刘熙想了想,冷笑道:“皇城内的公子哥我认识大半,就算不熟悉的也有所耳闻,姓楚的公子我倒是没有听过,只有一个姓楚的,那还是当朝皇帝,你肯定是从外地躲避兵灾过来的,不过姓楚的小子,你动了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你死定了!”楚小娘此时不屑道。

“公子,这两个人太嚣张了,不如让我们动手,狠狠的教训这两个人,让他们知道工部尚书府的厉害。”

他身边的几个豪奴阴森道,对于这种事情他们已经做了很多遍了。

“几个蠢货,这么多人在场自己动手?”

刘熙暗骂这几个奴才的不争气,“我听说今天当值的乃是玄武营的孙都尉,去,把孙都尉请过来,让他替我主持公道,这小子在皇城内公然动手,把我得手下打得生死不知,必须要以律法严惩。”

“还是公子想得周到!”一个豪奴把马屁一拍,转身就跑,大吼道:“有本事你不要跑!”

“我不跑。”楚元淡淡道。

没过多久,一阵铠甲碰撞的声音传来,随后就是看到一队身穿铠甲的禁军快步走来。

“孙都尉,那个人太嚣张了,把我们公子的人打到半死,要知道这还是天子脚下,王法森严,他就敢如此嚣张,当街动凶,这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因此我们公子请您来主持公道。”

那豪奴走在前面,一个体格威武,实力却已经达到神通境的男子跟着而来。

玄武营护卫皇城,尤其是在这种时期,连神通境的都尉都会亲自巡城。

“哼!这种时期城戒严,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当街严惩,的确嚣张,你们公子说,这个小子是从外面来得,看得是在自己的地盘上称王称霸惯了,不知道这里是皇城。”

这姓孙的都尉道。

“孙都尉。”

刘熙看到那孙都尉来后,满脸笑意:“天子脚下,朗朗乾坤,我的人马不过是斥责了他几句,他竟然就要动手打人,而且下手极重,你看我的手下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依照皇城律法该如何判罪?”

“立刻收入大牢,严密关押。”那孙都尉显然认知刘熙,笑道:“尤其是在这种特殊时期,本都尉更有理由怀疑他是大潜的探子,严审,必须要严审!”

“严审之前,我也要找一个人。”

楚元此时被几个豪奴围在中间,那孙都尉一时也没能看清楚元的样貌。

“你要找谁?”

“武都府尹,宋赢。”

楚元缓缓道。

“你还认识宋赢?”

刘熙道:“不过就算你找宋赢也没有用,他不过是武都府尹,而你行凶伤人证据确凿,记住,不是什么人都是你可以惹得,我爹是刘用,工部尚书,宋赢也救不了你。”

“好了,就让我把他先关起来。”

那孙都尉摆摆手。

禁军和府尹是不同的体系,他也是神通高手,就算此人认识宋赢,但被他禁军抓了的人,府尹也管不了,更不会给他面子。

他把人群推开,就要动手抓人的时候,猛地看到楚元的面貌,惊惧的往地上一倒,恐惧道:“啊!刘熙你把我给害死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