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含羞草赞助麻豆国风

两人相视而望,相视而笑。

“萧家的三小姐?”

这份寂静被惊叫声打破,两双眸子落在不远处满脸后悔的陈浮云。

陈浮云此刻恨不得狠狠的给自己几个耳光,让你嘴欠,让你嘴欠……

秦轩与萧舞淡淡一笑,并未理会陈浮云。

秦轩随便搬来两块石头,供两人坐下。

坐在温热的石头上,萧舞转头,“你不问我为何而来?”

“你来自有你来的缘由!”秦轩望着阴蝶花,轻轻一笑。

萧舞叹息一声,“你这样子会没有女朋友的。”

秦轩哑然失笑,摇头道:“我不介意孤独。”

萧舞认真的盯着秦轩的面孔足足数秒,最后莞尔一笑。

“我这次来,是想给你带几个消息。”

粉红色性感情趣内衣

萧舞看向阴蝶花,“你走后,莫争锋带着军方的人来学校找你了,你不在,最后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就回去了。”

秦轩点头,神色一如既往。

“护国府有人来找你,离开的时候,护国府的人似乎有些不快。”

秦轩淡笑,不以为意。

他灭周家一族,换做其他宗师早就被护国府捉拿问罪了。护国府找他,并不意外。

见秦轩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萧舞嘴角微挑。

“林歌,来临海了!”

“哦?”

秦轩的神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平静的眸子中泛起涟漪。

林歌么?

陈子霄的好友,害何韵断脉的仇人。

“为海青报仇而来?”秦轩淡淡道,神色中看不出喜怒。

“不是!”萧舞摇头,“林歌来临海,第一时间去的是护国府,在护国府呆了三天后,去京都与西方大漠一趟,之后就返回临海,在一处酒店住下。”

秦轩微微皱着眉头,“没有动作?”

以他前世对林歌的记忆,这位林歌除了天资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狂人。五年前来华夏,以内劲修为就敢挑战宗师,最后居然还以内劲修为胜了近三十位宗师。

这一次,相隔五年,林歌居然安静的可怕。

萧舞望着秦轩,看着他略微皱起的眉头。

“我还以为,你对任何事都不会在乎。”萧舞微笑道。

秦轩转头看了一眼萧舞,与那略带笑意的眼眸对视。

“其实我在乎的很多。”秦轩一笑,眉头舒缓,“对林歌,谈不上太在乎,只是有些奇怪罢了。”

“我母亲说,海青的确打算报仇,林歌这次来,只是当说客的。”想起母亲,萧舞不由手掌放在胸前,摩挲着衣内的那颗舍利。

“海青若想报仇,就必须要让宗师来。海外宗师入华夏,若没有护国府允许,会被视为挑衅。”萧舞说道:“你这次还真是惹了个大麻烦!”

海青,在世界上颇有盛名。

手下的七位宗师,更是名震一方的强者。

上有大宗师青主,下有后起之秀林歌,即便是国内萧家这样的大族,也绝不愿意招惹海青。

“之前刘景岭也是得到护国府的允许?”秦轩淡漠问道。

“这倒不是,刘景岭是隐藏身份来的。护国府也想不到海青会突然把一位宗师派到临海。”萧舞回应道:“不过刘景岭之死,着实也让护国府的那些执剑使震惊许久,甚至连负责临海的两位执剑使,都受到了处分。”

“你似乎知道的很清楚。”秦轩看向萧舞的眸子,然后失笑道:“也是,普罗寺和护国府关系匪浅。”

还有一句话,秦轩没说出来。

普罗寺自然不会主动跟萧舞说这么多,但若萧舞主动去问,以那帮和尚的性子,多半也不会隐瞒。

出家人不打诳语吗!

一般来说,这些和尚倒也算是大半个诚实人。

这一次,萧舞平静的神情僵住了。

她望着秦轩:“你知道普罗寺?”

“很稀奇么?”秦轩淡淡一笑,“我也算是临海的秦大师,一般的宗师都应该知道普罗寺这个名字吧?”

萧舞认真的注视了秦轩许久,最后有些不甘心的叹息道,“你知道这么多,但我对你却感觉一点不了解,这很不公平。”

“海青打算派谁来报仇?”秦轩绕开这个话题。

萧舞抱着笔记本的手紧了紧,然后回道:“不知道!”

“不过有人告诉我,来人多半是一个疯一个傻,还有一个勉强算是正常人。”

“三个宗师?”秦轩嘴角微挑。

“嗯,三个宗师!”萧舞仔细的观察秦轩的表情,除了那微微弯起的嘴角,和这好看的弧度外,就在没有从秦轩的神情上看到其他。

一旁的陈浮云听到这句话,吓得身子都是一颤。

三位宗师!

何等恐怖的力量?

就算是华夏最顶尖的势力也未必拥有超过十位宗师的恐怖力量,海青这一次,居然一次性派来三位宗师?

更何况,海青的宗师绝不可能是弱者,说不准,这三位宗师中,还有宗师大成的恐怖存在。

毕竟,海青宗师都要威慑一域,在错综复杂的海外,普通宗师想要威慑一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是大宗师遇到海青的三位宗师,也胜负难说。

这一次,海青的动作居然这么大?

“你似乎并不惊讶,也不害怕!”萧舞撇嘴,虽然秦轩这样的态度,她早就有所预料,但真正看到秦轩面对三位海青的宗师还是这样平静后,她多少有些不甘心。

“一只蝼蚁与三只蝼蚁,有区别么?”秦轩一笑。

蝼蚁?

萧舞微微一怔,脑海中回想起秦轩的话语。

宗师如蝼蚁!

“蚁多咬死象!”萧舞想要劝诫,最终说出口的却只有这一句话。

秦轩淡然一笑,他抬头望向远处风云翻涌的天穹。

猛然间,似乎有狂风席卷山间,吹的青草弯腰,林木摇曳。

“我以前有一个朋友,曾说过一句话。”秦轩淡笑着,眼中闪过一抹怀念,想起那个曾与自己仗剑走星海的朋友。

“大风起兮云飞扬,吾以一剑平四方!”

秦轩缓缓站起,双手插兜,直面远处的狂风,任凭衣衫被吹拂的猎猎作响。

“纵然前方是千万敌,我一人一剑足矣!”

萧舞陪着秦轩缓缓站起,迎着面前的狂风。

“你的那位朋友,最后如何?”

秦轩一笑,并没有回答。

萧舞也不再去问,她转身,面向来时的方向。

“对了,还有十天,就要开始高考了!”

“我不会迟到!”

秦轩淡淡一笑,声音在这凤中徐徐传来,清晰入耳。

萧舞嘴角挑起,最后,这抹笑容消失在脸上,恢复那古井无波的神情,走向山外。

一直走出山中,一名身穿灰色僧袍的二十多岁年轻僧人如同枯木一般立在原地。

见到萧舞出来,僧人微微抬头,望向少女双手合十:“小师叔。”

“走吧!”萧舞轻笑道。

僧人便不在开口,缓缓迈步,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僧人居然是赤脚。

路上有不少碎石和草根,但在这僧人的脚下却如履平地。

萧舞静静的望着远处,乌玉震天的天穹。

“你那位朋友,结果到底如何呢?”萧舞心中一叹,“希望,他没有死,你也不会步他后尘。”

山谷中,秦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迎着如浪涛拍面的狂风。

“我那位朋友,最后成为横扫星穹的剑尊,不可一世!”

“只可惜,他比我还差一些。”

秦轩轻笑着收回目光,“我早飞升一百年,他未称尊时,我已在星穹之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