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小奶猫ios

“狗狗,你看我的相……你是看到了……”

“……是看到了我会大祸临头?还是说……我会死?”

左小念幽幽的声音响动。

听到左小念此问,左小多一时间反而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沉默着。

“反正状况肯定极端的不好吧?所以你才这么着急,所以你才会处处争着表现自己,玩命一般的锻炼自己,玩命一般的修炼?”

左小念吸了吸鼻子:“之前你上武徒班,我也有去看过,那时候你会偷偷的哭,会懊丧,虽然也有努力修炼,但却断断没有现在这么拼命。”

“现在,你上学早早的就去,去了之后自己默默地练习拳脚,吐纳,上课的时候你第一时间就开始入定,每一节课,别人都吸收灵气饱满后就自然醒来,但你却不是这样,即使你醒来,也还要尽可能多的吸收灵气……”

“下课后你几乎不去厕所,也不出去玩,持续在教室里修炼,只有到了下午,排位战的时候,你才会出去战斗,一个劲的挑战,无间歇的挑战,胜而继战,纵败仍战。”

“所有人都看到了你的油滑,还有你的努力,这两种近乎对立的特质同时出现在你的身上,你知道那感觉是多么的不协调么……”

左小念出神的喃喃说道:“狗狗你逼得自己这么紧,活得这么累,骨子就是为了我的生死吗?你不想让我死,对不对?”

左小多有些狼狈,感觉自己好似整个人都被剥了个干干净净,红果果的一丝不漏,连心中想的什么,也完完彻彻底底的暴露了。

不满的哼哼两声,道:“累点苦点算什么,你可是我姐,我亲姐,我能眼白白看着你有危险而罔顾吗?只要能不让你死,什么代价我也是愿意付出的”

深秋时节在街头偶遇呆萌美眉

左小念双手抱着小腿,坐在床上,喃喃道:“原来你是真的看出来,原来我要死了么……”

左小多一怔:……

“甚至你明确的指了出来,两个半月后,星武金晶。”

左小念眼神迷蒙,道:“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因为你不可能知道这件事,也不可能有人会跟你说……我所在的圈子,距离你太遥远太遥远了……”

左小多深吸一口气,道:“念念姐,其实我当时就真的看出来有问题有危险了,不过,有句话我还是得说在前面。”

左小念道:“你说。”

“关于你突破的事情,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且说你在那个时候会有劫难,也是半点不假。”左小多眼神郑重,道:“但说到生命危险,必死什么的,却是未必。”

“哦?”左小念半信半疑的看着左小多。

“以相法气色而言,你的眉宇之间,隐隐萦绕着一道纯然黑气,这是劫难之相,无可趋避。”

左小多一字字道:“但纵然再纯然的黑气也有说道,你这道黑气,黑则黑矣,却是散而未聚,犹有转机;嗯……打个比方说,就好像是夏天,阴云密布,多半是要下雨,但终究还未当真下雨……你懂我的意思吧?”

左小念沉思着:“嗯。”

“在你突破的关头,因外力介入而生成劫难,是肯定的,这是定数,无可避免!但只要咱们防护得利,应付得当,令到漫天阴霾统统散去了,也就没事了……这便是变数,也就是相士所言的趋吉避凶之道。”

左小念皱眉沉吟,半晌不语。

“比如说,我固然能算到哪一天有雨,但是什么时候滴落第一滴雨点,以我目前的造诣还是算不到,雨到底会下多大,也算不出。也就是说,我知道有一场雨会下,但无法定论是小雨还是暴雨。”

“或者暴雨有机会淋坏人,但是小雨或者普通的大雨,损害就相对有限了,而即便是暴雨,手中有伞,身上有雨衣,甚至提前躲进屋子里,都是趋利避害的选择……”

“姐姐之前提到的张元,不就是因为我的一句指点,避死延生,逃过死劫了么!他本来就是必死之相的。”

“所以说,我是有这个能力的,只要你听我的。”

左小多苦口婆心道:“姐,亲姐,你现在明白吗?”

左小念星眸闪亮,道:“明白,明白了,你除了是在安慰我之外,还很直白的告诉我,我未必会死,只要提早提防,把可能出现各种情况都考量到了,自然可以应付自如,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而且你会帮我的,只要我听你的就能避免,对不对?”左小念眼睛有些发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左小多终于放下心来,笑道:“就是这个意思,难道你舍得扔下我和爸妈去死嘛?不会吧……再说了,如果你死了,那我以后怎么办?”

左小念一下子来了精神,星眸闪闪的:“啥以后你怎么办?”

左小多再次口吃:“就是……以后谁来护着我啊?谁来啥也替我想着……谁有事没事给我捡药吃……谁来揍我?谁来欺负我……这个……那个,你说对吧?”

“哼哼哼……”左小念小鼻子皱了起来,道:“你想说的不是这个。”

左小多哼了一声,狼狈的道:“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虫子,你知道我肚子的是什么盘算。”

左小念彻底的活泛起来,道:“你是想说如果我死了,你以后找不到媳妇了吧?嘻嘻……”

左小多被激怒了:“胡说八道,信口雌黄,歪曲事实,我如此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我能找不到媳妇?现在在学校里,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给我写情书……但是我都扔了!连拆都没拆!一封都没拆!”

“真没拆!”

吹到一半突然看到左小念猛然黑下来的脸猛然瞪起来的凶光闪烁的眼和缓缓露出来的尖尖的小虎牙,左小多立即选择了从心,呼的一下子转换了方向,向着求生路上一骑绝尘,一发不可收拾。

而左小念的神色也随之重新明媚起来。

左小多心里也松了口气。

这等劫难的事情,如果左小念自己认定自己必死无疑,那么心理上就会产生命该如此不可抗拒的思想,那才真是完蛋了。

幸亏及时给她扭转了过来,变成了另一种想当然,自然上上大吉。

只是……左小念的脸上气色,那乌云罩顶,劫难之相,却是半点也没有散去!

左小多心中的忧虑不减反增。

惟其脸上却是一点都不敢表露,左小念乃是一个心思极端细腻的女孩子,若是让她察觉到,心里是肯定会有负担的,今天的一番苦口婆心尽数付诸流水了……

“你小子吹牛也不知道脸红。”左小念歪着头笑:“这几天,你那些女同学对你除了鄙视就没有别的,我又不是没看到……”

说到这里,突然停住。

然后神色逐渐的变得恶狠狠的起来:“我虽然没看到女同学给你写情书,也没听到女同学说喜欢你……但是,我倒是听到了另外的一件事啊。”

左小多心中一沉,强笑道:“姐,念念姐,几点了这都,要不咱们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暂时不用去上学了,我已经让爸爸帮你请了三天假。”

左小念一脸的理所当然。

“请了三天假?为什么?”

左小多顿时愣住。

“为什么?你突然间吸收了那么多的纯然元能,就算是最纯粹的星魂能量,仍旧不是你一己之力能够消化的,你现在所表现出的力量失控还不过是最表层的异状,若是你妄动元气,一个不好就会引动潜伏在你体内的元能暴走,爆体而亡!”

左小念从容的解释道:“所以,在之后的三天,你必须要将这些力量,尽数吸纳归顺。”

“啥?也就是说,我现在其实是个人形炸弹?说不定啥时候噗的一声,就没了?……”

左小多傻眼了,限于阅历见识,他真的以为自己的异状禁止于力量大增之余的暂时性失控,只要多动动适应就好,没想到事情竟然这般复杂,而且后患大大,至少非是他一己之力可以化解。

“现在明白了么,你需要三天的假期,我要在三天之内,帮你催化掉潜藏在你体内的元能。”左小念脸上露出来魔鬼一般的笑容。

“这也导致了,你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会非常辛苦。”

左小多吓了一跳:“我自己化解成不成,听说借助外力助长修为,会造成根基不稳,要不先让我自己试试。”

“不成,你以为你当前的状况可以随便妄动吗?!”

左小念直接断然拒绝。

“昨天晚上咱俩没回家吃饭,我带你去吸收灵气,打电话跟爸爸说的是你跟我在外面吃饭,顺便让我师父给你梳理一下经脉……记得别穿帮。”左小念警告道。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