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茄子视频指南sogoucom

舒绿看着杰西离开的背影,阵阵怪异的感觉袭上心头。

这种怪异的感觉,自舒绿在曼茵庄园大门外看到杰西第一眼起就如影随形,现在只是更加强烈而已。

“天都快亮了,我要去睡会儿。”

冀生安打着呵欠从莉兹的房间走出来,莉兹摔倒早产,胎位不正,孩子根本生不下来,汤姆森医生只能在没有良好消毒条件的情况下冒险给莉兹剖腹。

所幸的是汤姆森医生今天来就是为了给莉兹看诊的,准备了各种可能用到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一套手术用具。

手术很顺利,冀生安放了心,不愿意再待在特别血腥的房间中,这才走了出来。

“里面在干什么?”

关门的瞬间,舒绿分明看到汤姆森医生在掏莉兹的肚子,她问话时语气都有些变了。

冀生安不耐烦地瞥了舒绿一眼,“乡巴佬,连剖腹产都不知道。”说完,走过去抱住杰西时已经换了一副嘴脸,“累死我了,宝贝陪我去歇会儿。”

冀生安鄙视舒绿时,竟忘了他刚才看到肚子被划开时,腿肚子打颤的感觉了。

舒绿靠在墙上,望着莉兹的房门,脑中空空一片。

一声婴儿啼哭声响起,舒绿抬起头,站直身体,不多时便看到卢瑟推着汤姆森医生走了出来。

清纯大长腿少女午后可人私房照

卢瑟和汤姆森医生的脸色都十分苍白,卢瑟是被血腥的场面吓的,而汤姆森医生是身体到了极限。

“汤姆森医生请等等。”

卢瑟奇怪地看了舒绿一眼,不过还是停了下来。

“我知道你很累了,只耽误你一点点时间,我这里有一瓶药想请你帮我看看。”

汤姆森医生虚弱地抬手,舒绿赶忙摸出药瓶放到汤姆森医生手上。

“乙烯雌酚啊,谁吃?”

舒绿含糊了几句,接着问:“什么情况下才会吃这种药?”

汤姆森医生打开药瓶,拿出说明书,快速看完之后,点了点头。

“这上面写得很清楚了,这里,适应症写的就是应该吃这种药的病人。”

这么看来并没有特殊之处,杰西就是单纯的生病了。

舒绿有些失望,可她也说不上失望什么。

“哦,对了,这种药这些年倒是出现了一种新的用法,不用这么用的人非常少。”

细微之处有“魔鬼”。

舒绿连忙追问:“什么用法?”

汤姆森医生清清嗓子,有些尴尬,看着舒绿清澈希冀的眸子,他轻叹一声开口解释。

“现在的小姑娘啊,好奇心怎么这么重。知道变性人吗?变性后就需要服用乙烯雌酚,准确说是需要服用一段时间的雌性激素。”

变性人?

改变了性别的人。

舒绿睁大眼睛,她如同被醍醐灌顶了一般,九窍通。

所有不合理,所有怪异的地方都有了解释。

哪有冀生平隐藏在暗处这回事?!

杰西就是冀生平!

所以冀生平才能随意进出南北二楼而不被人发现,所以杰西才总是找机会单独行动,所以杰西才对曼茵庄园有种怪异的熟悉感,所以杰西身上才有那么多大大小小的伤痕。

杰西房间中,黑漆漆一片,冀生安压在杰西身上,双手灵活地解开杰西的衣带。

“宝贝儿,你为什么不喜欢开灯,看得见才更刺激啊。”

杰西黑珍珠般的眸子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她探出左手摸向床沿,她的动作很小,直到她从床沿内侧抽出了一把刀,冀生安都没有察觉。

“因为我不想看见你。”

“嗯?”

冀生安停下手中的动作,愣了片刻,才嬉笑着说:“我不是那么没用的,就算脱了,也很有看头。”

杰西隐藏在黑暗中的五官明明白白写着厌恶,只是冀生安看不见而已。

卡卡。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传来。

被扫了兴的冀生安跪直了身体,没好气地盯着看不见的房门。

这些人今天到底还有完没完!

还好反锁了门,不然这群没有教养的人就要直接冲进来了!

“什么事?”

冀生安还没有说完话,就感觉到一道劲风扑面而来,他下意识往旁边偏了一下身体,紧接着便感觉到肩膀一痛。

“啊!”

正在找杰西房门钥匙的舒绿真的很想翻白眼。

明明知道房间里有暗道,明明知道冀生平躲在暗处,每个人都十分危险,冀生安既不跟所有人待在一起,又不单独待在房间中,堵了暗道和房门。

他脑子里装的是粪水吧。

虽然心中有气,舒绿手中的动作却丝毫不慢,门咔哒一声被打开,舒绿顺手开了灯,就看到杰西,或者说是冀生平双手执刀捅向冀生安,而冀生安则死死抵住冀生平的手腕。

“杰西你做什么?!”

一同赶来的卢瑟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冀生平……我知道现在劝你放弃仇恨没有意义,也显得很虚伪,但你真的不该把你的仇恨加之在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上,你太丧心病狂了。”

“哈哈哈哈。”冀生平突然狂笑起来,“你知道了。可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我要是直接死在那场车祸中才干净,我现在……你看看我,就是因为他,我做不成男人,毁掉了容貌。我没有子嗣,他也休想有!”

听了这话,忽然明白过来的卢瑟和冀生安都不可置信地看着冀生平,特别是冀生安,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跳下了床,然后想到他和杰西之间的亲密举动,恶心得恨不得去死。

冀生平看到冀生安的模样,露出满意的笑容。

能够看到冀生安生不如死的模样,他很满意。

舒绿拿出冀生平的身份证丢到床上。

冀生平拢紧衣服站起身,“我说过,让你不要多管闲事,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你还要凑上来,就不要怪我了,今天在这里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既然我找到了你,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不得你了。”

冀生平的嗤笑声还卡在喉咙口,他的身体却已经不能动了。

就在杰西狂笑时,梦言就已经悄悄塞了个东西到舒绿衣领里,告诉舒绿用那东西丢冀生平。

舒绿不动声色地从衣领中拿出东西,看都没看一眼,直接丢向冀生平,这时才看清楚是一面拇指大小的靶镜。

这也太袖珍了吧。

袖珍归袖珍,不过非常管用。

靶镜悬停在冀生平头顶斜上方,镜子中射出的光芒直接定住冀生平,而后卢瑟、冀生安、梳妆台、床、房子……所有的东西都在失色,逐渐消失。

转眼一看,被定住的冀生平已经变成了一块菱形的绿色晶体。

舒绿抬手一招,晶体落入她的手中,再睁眼时,头顶是雪白的天花板,四周是蓝白各占一半的墙。

“阿绿,阿绿终于醒了。”

Tags: